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旋转木马

牵住你的手一起走就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王的男人  

2006-06-07 12:33:06|  分类: 电影心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笑万古春,一啼万古愁

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在半夜看王的男人。之前对于这部片子的评价已经听过太多太多,于是决定一个人,安静地走入那个世界。李俊基因此大红大紫了么?不重要,我要看的只是王的男人。票房大卖了么?也不重要,我所关心的,是那群男人的悲喜。

王·枷

他是王。他的权威无从否定。他生活在雕梁画栋的宫殿里,一扇扇彩绘的拉门在他面前打开又合上,目之所及,净是一片金碧辉煌,歌舞升平。天下很大,然而他所拥有的,不过是彩色拉门之后的逼仄空间。天下是他的,是他此生所背负的最沉重的枷。

他还是个孩子,还没有来得及长大就被推上了权力的巅峰,独自瑟缩在华丽冠袍背后,面对着无上的权力,以及伴随着权力的尔虞我诈和种种纷争。他躲在他宠妃的怀里,用可以想到的最淫乱的方式来取悦自己,然而始终找不到他所冀求的宁静。直到他遇见了他,他们。他大笑,不顾身份地加入他们,与自己的妃子重演着戏里粗俗的笑话……

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,原来,他的人生不过是一场庄严而无比荒诞的戏,而他,只是一个还没有准备好就被迫粉墨登场的戏子。那戏服太过华美隆重,天下万民仰首看见的不是他,而是他的衣服,他的身份,而他唯一的功能,就是撑起那身衣裳,撑起那种威严。

他不快乐。他在王的身份背后可悲地丢失了自己。到最后他只能在戏中找回属于自己的悲伤和思念。母亲。妈妈。戏中人的悲伤来得如此真切而直白,冲破了重重枷锁。让全天下都见鬼去吧!我只想找回我的安宁,我的母亲……可是母亲,我的母亲,你在哪里呢?他用手指划过整齐的窗格,没蘸墨,却写下了那么清晰、那么沉重的落寞。

疯子。

他是王,是个孩子。他需要的不是整个天下,而仅仅是母亲温暖的怀抱。世人将他推上王座,逼迫他放弃母亲的怀抱,注定因此付出代价。

男人·魅惑

无知的戏子,你可知道?你是魅惑,你是妖孽。生为男人却有着比女子更为姣好的面庞和姿态,你可知道你犯下的,是怎样的罪过?你那样烟行媚视地一路走来,然后便注定了要成为靡丽宫廷里关于纯净和美丽的绝唱。

    在这个集中了世间最高权力的地方,你居然以这样的清泠和单纯,扑进了充满阴谋的旋涡中。再坚硬的心也敌不过你微微一笑的眉眼。你欢乐地咧着嘴,于是那沉重的红墙黄瓦下便格外地有了一抹高远的蓝。你让戏成为了王的生活。凡事做得过了应当的程度就是错,你错了你知道吗?

还记得你在春天的原野上随着张生的步伐轻快的跳跃,眉眼间洒满了融融的春光。那是我所仅见的美丽。你戴上粗陋的面具,扮作女人,和张生演出低俗的玩笑并以此为乐,可是我知道你是干净的。你细腻的肌肤永远都不会沾染污渍,因为你就是纯净本身。

可是你无耻地魅惑了王。你将王带入了戏中,带入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和喜乐之中。王就是王。他的喜乐是天下的喜乐,他的生活是天下的生活。他是王,他注定了是壁画上威严却模糊的眉眼,而你却无耻地让他大笑,让他狂怒,让他流泪,让他思考……

我想你是爱上那个男人了吧?那个有着王的身份的孩子。你知道他是个君,你知道他的荒淫无度,你知道他不应为王。你原本可以成为天下人心中的英雄。可是你把那一箭射偏了。偏的不是你的箭,而是你的心,你选择了他,因此不得不背弃全天下,背弃一直在你身边的另一个男人。

我·背负

我一生做盲人演技,我真的当了盲人以后呢?做不了盲人演技就死啊?现在才能好好的玩一把啊!

不要看下面,绳上面一半是虚空,也不是天,也不是地,是半空。

这样吓了以后,看不到底下是虚空啊,早知道这样,早一点做盲人好了。

你死了再复活想干什么啊?当官怎么样?

不,不好!

那要当王吗?

那也不喜欢。我还要当唱戏的。

你这家伙,为了唱戏把命都赔上了,还要当唱戏的吗?

那你想当什么啊?

我啊,都不用说了,当然是唱戏的了。

我是爱他的。从一开始就爱得那么深刻,那么沉重。因为爱他,我早已分不清楚,究竟戏是真的,还是人生是真的。我只是个卑微的戏子,什么都给不起。我所能做的,只是默默为你承受俗世间的种种苦难和伤痛,我所能做的,只是为你背负这所有的一切,让你微笑着继续前行。

可是,你的笑容到哪里去了呢?到哪里去了……谁偷走了你灿烂而纯真的笑靥?一笑万古春,一啼万古愁……我的世界如此悲伤,因为你不快乐。终究有些东西是我无法为你背负的阿!

我爱你,因此了解爱上一个不应该的人究竟有多痛。这些我都无法为你一一背负,但是,我至少,至少还可以为你承担尘世的诽谤和谩骂,至少还可以为你告诉那个男人,他错了,错得离谱。

我和你站在绳上,站在那一片虚空中,抛却了所有的背负与沉重,约定在这世上好好来玩一下再走,来世做唱戏的,再好好的合作一番。然后高高跳起,飞翔,飞翔……挣脱所有的枷锁,飞向自由。

爱与不爱,真的重要么?我们,戏子而已。我的人生,不过是一场游戏。

小时候,认识一个唱戏的,觉得唱戏的很神奇;到了汉阳以后,是觉得观众扔的钱很好;到了宫里以后,眼睛真的瞎了,有个杂种偷走他的心也看不到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草于06.6.6  0335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